最高人民检察院张军同志应当如何维护最高检法律监督的公信力

广告位

自国家监察委成立以后,国家各级人民检察院职能进行了全面调整,人民检察院的司法监督功能得到进一步定位,对法院的执…

自国家监察委成立以后,国家各级人民检察院职能进行了全面调整,人民检察院的司法监督功能得到进一步定位,对法院的执法监督,对公安的执法监督,对行政机关的执法监督,对不法分子的不法公诉进一步明确。只有人民检察院司法监督功能得到落实,国家全面依法治国,最广大的中国人民信仰法律,依法办事,公权力机关才能依法行政。相反最高检各级机关如果不作为,甚至官僚主义成风,形式主义泛滥,最高检法律监督不但形同虚设,甚至助长公权力机关违法行为得到最高检认可,后果不言而喻。本文通过一个实际案例分析从民生角度讨论最高人民检察院张军同志应当如何维护最高检法律监督的公信力。

案例基本情况:2012年3月31日,某行政机关与被拆迁单位签订的《交房协议书》之后,不顾承租户的权益,在明确被拆的教学大楼存在纠纷与教学大楼所有物品是承租户的物品的情况下,利用国家清明节假期期间对教学大楼强拆。
承租户肯定不服,通过上级行政部门南昌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审南昌市中级法院,二审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最高人民法院,最后申请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抗诉,报最高人民检察院审核。最后最高人民检察院裁定不支持监督承租户的申请决定。

按理讲,经过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院再审,尽管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同意监督,但报最高人民检察院审核还是被否定了的行政案件。当事人应当口服心服,从普通平民角度考虑最高人民法院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在中央反复强调依法治国甚至为此专门成立领导小组的今天,最高人民法院尤其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二会报告在人民心中信誉那么高,这个案件100%没有问题,当事人再申诉就是无理取闹,应当息访止讼。

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是国家最高三级法院对同一个案件三种不同说法,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与最高院都是错案,并且错得一清二楚。江西省人民检察院也认定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与最高院是错案,报最高检审核时,最高检在认定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的同时,另找理由取代法院作出不支持监督法院改正错误判决决定。也就是最高人民检察院不是在监督法院生效错误判决的更正,而是在取出法院法官作出决定,为了维护最高法的判决连自己的法律监督职能都不履行。中国100%冤假错案是人民检察院不作为导致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应当提高公信力,不能成为虚设。
下面以国家司法机关的二高官方认定材料为核心来进行说明法院生效判决如何错得一清二楚,最高人民检察院张军同志应当维护最高检国家司法监督职责,不能超越职权让法律文书成为最高检没有司法公信力的证据。

先看本实际案例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是如何认定的,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赣立行终字第44号:“上诉人南昌八一电子技术培训学校不服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洪立行初字第11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裁定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请求撤销原审裁定,确认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政府强制拆迁教学大楼行为违法,作出拆迁安置起诉人的补偿协议并返还起诉人教学设备,赔偿财产损失。
本院认为,本案所涉拆迁行为的发生时间,按照上诉人诉状表述为:“2012年4月4日清明节前夕”,根据修订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上诉人于2015年7月7日提起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因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为保证证据完整性,作了上述陈述,事实概括二句话,一是法院是为西湖区政府服务的,想尽一切办法驳回裁定,一审法院事实与依据不好办不符号法律规定不能驳回。通过行政诉讼期限来完成,在当今之中国大陆他没有想到一审法院会证明没有过期,是在法律期限内进行的。二是相对于西湖区政府,谁是人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没有公平公正。

生效判决之所以错得一清二楚,是因为二审法院置一审法院“本院经审查认为,起诉人为拆迁房产的承租人,并非所有权人,不是被拆除房产的被拆迁人,不具有行政诉讼适格原告主体资格。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一项、第五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对南昌八一电子技术培训学校的起诉,本院不予立案。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不顾,也就是说,生效判决不是对原审行政争议进行判决,而是用主观认定起诉人过期为由进行判决,这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至少二级法院认事事实与理由不一致,同一案件二级法院二种说法,显然是有争议的案件??

当事人显然不服,向最高院要说法,最高院拖一年多,于2016年12月12日(2016)最高法行申2779号《行政裁定书》,“再审申请人自拆迁行为实施以来,从未停止向政府与法院寻求救济,二审认定其起诉超过起诉期限错误。申请人作为被拆迁房屋的承租人,系被拆迁人,一审认定南昌八一电子技术培训学校无原告主体资格错误。请求撤消一审、二审裁定,指令异地法院受理本案,并确定强拆行为违法,判令重新签订补偿协议及赔偿财产损失。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申请人提供的起诉署名日期为2014年6月15日,强拆行为发生在2012年4月4日。即使以申请人起诉状上署名的日期作为其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的时间,也已超过法律规定的2年起诉期限。申请人未提供证据证明本案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规定的“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不能提取诉讼的,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的情形。故原审法院以南昌八一电子技术培训学校提取的诉讼,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不予立案,并无不当。”
为保证案情全面作了上述陈述,事实上最高人民法院错得一清二楚表现在:原审法院不是以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不予立案,这种明显事实错误认定存在于最高院法律文书,损害了国家法律尊严,充分说明最高的法官根本没有看懂案卷,更不存在认真办案。

首先要解决一个常识问题:宪法规定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大职能关系。
国务院是最高国家行政机关,同时也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最高人民法院是国家的最高审判机关。最高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最高法律监督机关。
最高人民法院负责审理各类案件,制定司法解释,监督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专门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并依照法律确定的职责范围,管理全国法院的司法行政工作。作为国家最高审判机关,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下列案件:
(一)审理法律规定由它管辖的和它认为应当由自己审判的第一审案件。
(二)审理对高级人民法院、专门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的上诉、抗诉、申请再审与申诉案件。
(三)审理最高人民检察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出的抗诉案件。
(四)核准本院判决以外的死刑案件。
(五)依法审理国家赔偿案件,决定国家赔偿。
(六)核准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的案件。
除审判案件外,最高人民法院还负责统一管理、统一协调全国法院的执行工作,并设立执行局,负责这项工作的管理、监督、协调。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是副国家级,与国务院副总理级别是相同的,属于国家领导人。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是正部级。其他的党组成员、副院长、纪检组长、政治部主任、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是副部级。
最高人民检察院作为最高法律监督机关,是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保证国家法律的统一和正确实施。其主要职责是:
(一)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接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监督;依法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议案。
(二)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的工作;确定检察工作方针,部署检察工作任务。
(三)依法对贪污案、贿赂案、侵犯公民民主权利案、渎职案以及认为需要自己依法直接受理的其他刑事案件进行侦查;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的侦查工作。
(四)对重大刑事犯罪案件依法审查批捕、提起公诉;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对刑事犯罪案件的审查批捕、起诉工作。
(五)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开展民事、经济审判和行政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工作。
(六)对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监所派出检察院依法对执行机关执行刑罚的活动和监管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七)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确有错误的判决和裁定,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抗诉。
(八)对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在行使检察权作出的决定进行审查,纠正错误决定;受理公民控告、申诉和检举。
(九)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犯罪预防工作进行研究并提出职务犯罪的预防对策和检察建议;负责职务犯罪的法制宣传工作;负责全国检察机关对检察环节中其他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指导;受理对贪污、贿赂等犯罪的举报,并领导全国检察机关的举报工作。
(十)提出全国检察机关体制改革规划的意见,经主管部门批准后,组织实施;规划和指导全国检察机关的检察技术工作和物证检验、鉴定、审核工作。
(十一)对于检察工作中具体应用法律的问题进行司法解释;制定有关检察工作的条例、细则和规定。
(十二)负责检察机关的思想政治工作和队伍建设;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依法管理检察官的工作;制定书记员管理办法。
(十三)协同地方党委管理和考核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副检察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或不批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任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任免专门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撤换下级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副检察长和检察委员会委员。
(十四)协同主管部门管理人民检察院的机构设置和人员编制;组织指导检察系统干部教育培训工作,规划和指导检察系统的培训基地及师资队伍建设等工作;规划和指导全国检察机关的计划财务装备工作;管理机关干部和直属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审批院直属事业单位的工作计划和发展规划。
(十五)组织检察机关对外交流,开展有关国际司法协助;审批与港、澳、台地区间的个案协查工作。
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是副国家级,与国务院副总理级别也是相同的,属于国家领导人。党组副书记、常务副检察长是正部级。其他的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纪检组长、政治部主任、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是副部级。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简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均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
本案核心是最高检违反宪法规定,成为国家最高审判机关而不是国家最高法律监督机关,更不是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确有错误的判决和裁定,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抗诉。

我们还是先来看看最高检是如何决定这个案例,从而认识到当今之中国,统治阶级最高检公务员们如何置常识不顾,亲手毁灭这个先烈们用鲜血换来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法治建设。
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高检行监(2018)64号《不支持监督申请书》“南昌八一电子技术培训学校因与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政府拆迁行为违法及行政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赣立行终字第44号行政裁定书,向江西省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该院提请本院抗诉。本案现已审查终结。本院认为,该案不符合监督条件。理由如下:
虽然有新的证据证明,南昌八一电子技术培训学校(以下简称八一培训学校)2014年6月15日提起的诉讼并未超过2年的法定期限,但是,因八一培训学校与拆除行为不具有利害关系,不具有本案起诉主体资格。”

这里最高检承认了二个事实,一个是生效判决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赣立行终字第44号行政裁定书与最高院拖一年多于2016年12月12日(2016)最高法行申2779号《行政裁定书》核心事实认定本案已过二年才起诉的事实认定是错误的,在法院没有其它原因的情况下应当撤消原判决,最少从法院角度应当重审或者立案查明事实。二是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已同意向法院抗诉,现在最高检应当说明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同意抗诉理由是什么,为什么不符合法律监督规定,最高检不能不在决定书中说明!!更重要的是最高检不能在法院判决中无中生有找出“因八一培训学校与拆除行为不具有利害关系,不具有本案起诉主体资格。”这种审判机关来认定的判决结论。国家宪法让最高检察官有这种职权吗???

宪法规定最高检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也就是说最高检发现各级法院生效判决或裁定相关的法律文书存在错误就应当抗诉,责令法院改正错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文书,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规范的举措。现在最高检置错误的法律文书不顾,滥用职权行使最高人民法院审判权,侵害当事人诉讼权同时,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国法律没有公信力。恳请最高检张军同志以国家大局为重,否则最高院、最高检永远存在让历史耻笑的法律文书。最高检还有何面目谈公平与正义???

司法公信力是建立在社会公信基础上的,最高院司法公信力是建立在人民群众对每一个案件是不是真正公平,不能做到绝对公平,但也应当相对公平,不能每一件,但应当大多数。不能客观公平,但应当主观上应当公平。最高检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构,发现问题应当争取纠正错误,保证国家法律严肃与统一权威。现在面对这样错误,最高检不是纠正错误而是违反宪法规定,越权进行法律审判。
并且这种判决无论如何也没有道理!!

依法治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长治久安的保证,法律是什么?法律是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向全国人民公布的规范条款,国务院及地方人民政府想根据工作需要制定相应的规范也必须让人民或者我们普通老百姓知道的东西。最高人民法院宪法规定是国家法律规定的审判机关,按理讲也不是法律制定机关(立法机关),最高检宪法规定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按理讲也不是国家法律制定机关。本案中最高检置国家宪法不顾,直接成为国家立法机关、审判机关,还是监督机关。最高检田力认为不符合法律规定就不符合法律规定。不需要法律条款、也不需要法律程序、编造几点理由就可以。现在谁也无权过问。
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律体系,田力这样做,全国律师要失业,全国法官可以不上班,国家法学院尤其是行政法学院或专业师生不没有研究的意义,有权就是真理啊,各种场合研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法就不需要啊!没有用啊!!

无论理论上还是实践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维护法律尊严是每一个公民应当义务。最高检更应当模范遵守。宪法是党的主张和人民意愿的统一体现,我们党领导中国人民制定社会宪法,我们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滥用职权损害宪法。我们党多次强调“弘扬宪法精神,树立宪法权威”。最高检张军同志应当本着对党的忠诚自查门户,提高最高检司法公信力。绝对不允许成为政府违法,法院违法保护伞,失去检察院存在意义!

 

关于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