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是啥样,我都不知道;厂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进,我更加不知道

广告位

估计我妈也被问住了,答不上来,我大妈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夏妹几今晚也打电话回来了,说她男人过几天要去深圳,…

估计我妈也被问住了,答不上来,我大妈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夏妹几今晚也打电话回来了,说她男人过几天要去深圳,叫夏妹几她妈给她带东西过去,夏妹几在西乡,我和夏妹几她妈商量了,就叫威威跟夏妹几男人一起去深圳,坐车到松岗。这样也放心。”
估计我妈也同意了,我大妈接着说,“那你就跟威威说,准备一下东西,就同他一起下去。”然后就把话筒递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说了句,“那我就同夏妹几男人一起下去了。”
我妈说道,“这样最好,记得带上身份证和毕业证好找工作,其他带几身夏天的衣服就行,广东天气很热。”
然后就嘱咐我,在家不要乱跑,在车上也不要乱吃别人的东西,下车吃饭记下车牌,跟着夏妹几她男人走,到深圳后也不要乱走,先跟夏妹几她男人去他住的地方,到时她就来接我。
我说好,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我大妈问我道,“那你下去的车票钱还有吗?夏妹几她男人过两天就要下去了。”
我说还有,“身上还有300多块钱。”
聊了一会,我就回来睡觉了。
过了两天,夏妹几她男人过来了我家,看着我,说了声,“你就是威威,和我一起下广东的吧。”
我赶忙说是。
“和我去在路上就要听话,不要东走西跑。”

“好。”
见我一副书生样,估计也不会给他添乱,就嘱咐我几句,无非就是我妈说的那些,身份证,毕业证,钱包,最主要的,120元车费钱。
“早准备好了。”他话音刚一落,我就立马回道,唯恐他不愿意带我下广似的。
“那就明早7点钟我来叫你起床。”他很满意我的表现。
他刚一走,我爷爷就出现了,我还正奇怪好久没看到他了,因为他在我二伯家里住,没在我家住。
“威,”他看着我,“你要下广东,不考大学了?”
“是。”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唉,考都不敢考,一个不如一个。”他叹气道。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堂哥堂姐,再说的是我。当然我也不是最后一个,我后面还有弟,还有妹。
我能说什么,家里又没钱,成绩又那么差,学校也差劲,我原本就不想去读高中的。
“不读了就去好好找个厂,跟着人家好好学门技术,在厂里不要吊儿郎当,嘻里哈拉。要跟当官的搞好关系。”我爷爷在那说个不停。

我的心却基本不在焉,广东是啥样,我都不知道;厂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进,我更加不知道。
口上却应承道,“好,我好好跟人家学技术。”没办法,他是我爷爷,得听他的。

关于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